轻语···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

侏儒的祈祷

我是穿五彩衣、献筋斗戏的侏儒,唯以享受太平为乐的侏儒,敬祈满足我的心愿:不要使我穷得粒米皆无,不要让我富得熊掌食厌。不要让采桑农妇对我嗤之以鼻,不要使后宫佳丽亦对我秋波频传。不要让我愚昧得麦菽不分,不要使我聪明得明察云天。尤其不要使我成为英雄而英勇善战。时下我便不时梦见或跨越惊涛骇浪或登临险峰之巅,即在梦中变不可能为可能——再没有比这种梦更令人惶恐不安。如与恶龙搏斗一样,我正在为同梦的对峙而苦恼不

- 阅读全文 -

父母是有效期的

最近去拜访了朋友,当我们都坐在朋友家的后院吃东西聊天时,他们的大女儿回家了。大女儿今年18岁,已经不住在家里了。她跟着她的同居男友一起走了进来,两个人手上都各有一支烟。穿着很新潮,露着小肚子,后面露出腰的部分还有一个刺青。那个男孩子的手腕跟手臂上也有刺青。两个人互相窃窃私语,有说有笑,但是对外人都露出很不屑的眼神。这让我蛮感慨的,我突然领悟到一件事,那就是其实父母跟食物一样,都是有有效限期的。我第

- 阅读全文 -

美的历程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审美观是由导游决定的,导游说:这儿是景点!我们就拍照;导游说:这个背景最漂亮!我们就留影。结果,大家拍出的照片都一个样,同样的画面,同样的角度,前面站着一个不同的人,却举着同样的两根手指头,一看就是一个导游带出来的。导游又是旅游学校培养出来的,旅游学校和所有的中国学校一样,致力于培养出一模一样的人才,于是,所有的导游也都是一个样,于是必然的,所有中国游客的审美也都是一个样。就这样

- 阅读全文 -

不要抛弃学问

诸位毕业同学:你们现在要离开母校了,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们,只好送你们一句话罢。这一句话是:“不要抛弃学问。”以前的功课也许有一大部分是为了这张毕业文凭不得已而做的。从今以后,你们可以依自己的心愿去自由研究了。趁现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努力做一种专门学问。少年是一去不复返的,等到精力衰时,要做学问也来不及了。即为吃饭计,学问绝不会辜负人的。吃饭而不求学问,三年五年之后,你们都要被后进少年淘汰掉的。到那

- 阅读全文 -

落照之狱

“——父亲会成为杀人犯吗?”被突然从背后这么一问,瑛庚一怔,停下了脚步。好像被刀刺中般地回过头来,他的小女儿就站在身后,向他投来稚嫩的目光。刚从庭园回来打算横穿过回廊的女儿,两只小手捧着一只玻璃水盘。透明的水盘中清水上面,浮着一朵雪白的睡莲。末夏的阳光照射在周围的房屋上,在回廊里投下厚重的阴影。而女儿胸前的白花,就像点燃的一盏灯。“怎么了?”瑛庚挤出一丝笑容,弯下腰面对着女儿。“我怎么会杀人呢?”

- 阅读全文 -

生日女郎

一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像平常一样在餐厅做服务生。她每个礼拜五都要上班,但如果按照原计划,在那个特别的礼拜五,她会休息一晚上。另一个兼职的女孩答应和她换班,原因显而易见:被愤怒的厨师呵斥着把南瓜丸子和意式炸海鲜一盘盘运送到顾客桌上——这实在不是过二十岁生日的好方法。但另外那个女孩突然感冒加重卧床不起:腹泻不止,体温高达四十度。因此最终她还是赶去上班了。当那个生病的女孩打电话来道歉时,她发觉自己正在试着

- 阅读全文 -

打工经历

在美留学时,我打过各种零工。其中有一回,我和上海来的老曹去给家中国餐馆装修房子。这家餐馆的老板是个上海人,尖嘴猴腮,吝啬得不得了;给人家当了半辈子的大厨,攒了点钱,自己要开店,又有点烧得慌——这副嘴脸实在是难看,用老曹的话来说,是一副赤佬像。上工第一天,他就对我们说:我请你们俩,就是要省钱,否则不如请老美。这工程要按我的意思来干。要用什么工具、材料,向我提出来,我去买。别想揩我的油……以前,我知道

- 阅读全文 -

离家远行

1妈妈,十八岁出远门的时候,我记得你长久地拉住我的手,把克朗镇所有母亲的语言,在阵风吹起的路口,一遍遍地向我叮咛。直到东方的红霞染红镇头的树,直到树枝上的鸟儿看到日头高高地挂在树梢,在兴奋地骚动。你的双手哟,安妮妈妈,你的双手仍在握住我。你告诉我途中有很多隐藏已久的沟堑,路也有许多岔口,犹豫的时候,就去看一看哪一条路上行人的足音更为密集。可是,妈妈,即使你为我想到了九十九条路和它的岔口,也会有第一

- 阅读全文 -

在清朝

在清朝安闲和理想越来越深牛羊无事,百姓下棋科举也大公无私货币两地不同有时还用谷物兑换茶叶、丝、瓷器在清朝山水画臻于完美纸张泛滥,风筝遍地灯笼得了要领一座座庙宇向南财富似乎过分在清朝诗人不事营生、爱面子饮酒落花,风和日丽池塘的水很肥二只鸭子迎风游泳风马牛不相及在清朝一个人梦见一个人夜读太史公,清晨扫地而朝廷增设军机处每年选拔长指甲的官吏在清朝多胡须和无胡须的人严于身教,不苟言谈农村人不愿认字孩子们敬

- 阅读全文 -

灾难时期的自虐

当我们缺乏自信,心存疑虑,因此形成对他人的偏见和要求时,这种情绪的表达是不会管你地震不地震的。关于汶川地震最可怕的言论不是批评救灾工作,也不是“过早”出现的重建监督,更不是怀疑防震的程序缺漏,而是那林林总总的“分化言论”。比方说日本救援队只懂得向死者致敬,却救不出一个活人;又比如说比较某些艺人商人捐钱不够多。很多人都已正确地指出,天灾面前,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对立、分化与偏见了。然而在这些涉及人群比较

- 阅读全文 -